余永定:美国的经济增长情况没有川普吹嘘的那么好 信达资产

股票资讯

美元已经达到97马克。强势美元下,美国经济是怎样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余永定在11月1日举行的2018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上表示,2018年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将达到3.9-4%,创下多年新高。除了财政政策恶化之外,美国的国际收支状况没有改善,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比例也没有下降,约为GDP的40%。由于美国国际收支严重失衡,不排除未来发生货币或金融危机的可能性。

余永定认为,美国的经济增长状况不如特朗普吹嘘的那样好。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的年经济增长率达到了3.5%,现在可能已经到了周期的高点。美联储正在退出量化宽松,其债务仍然很高。这些问题可能会对美国未来的经济发展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在美国股市10月份再次暴跌后,今年美国股市不仅经历了重大回调,还出现了负增长。

中国的情况呢?

在余永定看来,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目标过多,工具不足。他认为有很多工具可以解决很多目标,仅仅一两个工具是解决不了七八个目标的。所以在政策执行过程中会有不断的摇摆不定,会暂时阻止房地产泡沫,暂时促进经济发展,不利于宏观调控。中国应充分吸收美国等国家在实施货币政策和退出政策方面的经验教训。

以下是讲话全文:

我已经准备了20多分钟的PPT,讲国内外。因为时间关系,国内的就不说了。今天早上,你们的演讲者对国内经济和金融做了很好的分析。我简单说一下美国最近的情况,以及次贷危机爆发后采取的一系列政策。我希望对美国的研究也能启发我们对中国经济的理解。以前有句话叫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研究外国其实就是研究中国,所以这里有一些比喻,我就不直接说中国了,直接说美国。

众所周知,美国的次贷危机是从资产价格暴跌开始的。任何危机总要有一个起点,因为美国次贷危机不断升级,资产价格已经下跌。由于资产价格下跌,杠杆率相当高。资产价格下跌后,所有公平价格原则和资本都应该减少。一边是资产,一边是资本。当资产价格下降5个单位,资本就要减少5个单位。但资产是一个大数,资本是一个相对有效的数,分子和分母减一个数。因此,杠杆率没有下降,而是上升了。当杠杆率上升时,投资者会感到恐惧。例如,你最初从货币市场融资短期资产来支持持有长期资产。如果你不能从货币市场融资短期资产,你将不得不进一步出售你的资产。资产出售后,资产价格会进一步下跌,从而形成恶性循环。总之有三个环节,一个是资产,一个是负债,一个是资本,相互作用。很多企业资不抵债,所以破产。大量金融机构破产,导致这个国家爆发金融危机。

美国等一系列西方国家是如何应对或抑制这样的危机的?美国的主要做法是先进入资产市场。比如股价下跌时,入市买入股票,抑制下跌。因为货币市场不愿意或者害怕为资本市场融资,所以政府特别是央行必须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向货币市场注入流动性,使得那些基金持有人有钱购买已经开始下跌的资产。如果这两个措施都失败了,还有最后一招,就是政府可以直接或间接向有困难的金融机构注资。例如,英国将一些濒临破产的银行国有化。政府在这三个环节上做出努力。

金融稳定之后,还是有问题的。金融危机后,一个非常重要的结果是经济增长将会下降。其中一些有问题的金融机构和企业需要去杠杆化。去杠杆化的结果必然是经济增长率的下降。因此,面临危机的国家主要做两件事。第一种是用刚才提到的同样的三种方式稳定金融市场。稳定金融市场后,应考虑恢复经济增长,采取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恢复经济增长。这基本上是美国和其他国家应对经济危机的方式。虽然不同国家有一些具体不同的做法,但都是相似的。这种做法基本上是成功的。美国和欧洲不仅稳定了经济体系,还恢复了增长。

但这样的政策总会产生一系列后遗症,比如央行资产负债表急剧膨胀。美国购买了大量金融资产支持资本市场,后来又购买了大量国债刺激经济增长。央行资产负债大幅增加。在应对金融危机的初期,资产负债表急剧膨胀,美国膨胀了4倍。在资产方面,实际增加了4倍,在负债方面,主要表现为超额准备金,也有较大幅度的增加,几乎增加了4倍。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超额准备金?因为即使你向商业银行注入大量资金,也没有人贷款,把钱存在央行,导致央行超额准备金大幅增加。榆次与M0大幅增加有关,即货币储备大幅增加。就我们而言,当我们听到M0大幅增长时,我们会立即想到在中国金融界持续了近40年的通货膨胀。80年代刚入行的时候,我在讨论笼中之虎,西方国家大量印钞会不会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这还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所以暂时还没有,但是M0已经大大增加了,这是一个潜在的问题。美联储为什么退出?我也担心这么多M0人的存在可能会引起通货膨胀,从而可能引起资产价格膨胀,所以我要退出。

此外,美国采取了扩张性财政政策。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财政赤字大幅增加,财政赤字是流量。财政赤字的积累意味着国债的增长。美国国债占GDP的比例超过106%,是除二战结束后第二年以外的历史最高水平。特朗普上台后,采取了一系列所谓的减税政策。根据他的理论,减税的结果将增加财政收入,而不会进一步增加赤字。但事实并非如此。预计2018年美国联邦赤字将达到GDP的3.9-4%。这种情况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了。外面有大量的M0,除了财政政策恶化,美国的国际收支状况没有改善,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比例没有下降,这是全球经济学家非常担心的问题。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比例这么高,累计外债这么高,差不多占GDP的40%。总有一天人们可能不会借钱给你,美国会出现加息、美元贬值的现象。当然,这种现象并没有发生,次贷危机和全球经济危机就发生了。然而,不排除一种可能性。由于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货币和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许多学者都在谈论美国经济增长的良好表现,这确实是可以的,但这张照片是文和他的研究所发给我的。他对美国市场做了细致的研究,美国的经济增长情况并没有特朗普吹嘘的那么好。从数字上可以看出,经济复苏的某个季度,年增长率肯定会很高,但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的最高经济增长率(年增长率)是3.5%,仍然远远落后于其他总统。所以美国目前的经济形势虽然比较好,但是没有他说的那么好。一方面经济增速相对正常,现在可能已经到了高点,周期也到了高点。另一方面,正如我刚才提到的,美联储已经发行了大量的货币并正在退出,那么这次退出是否顺利,这次退出是否会对经济产生影响,尤其是高负债,这些问题可能会对美国未来的经济发展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当人们高兴的时候,美国股市今年已经暴跌了三次。特朗普曾夸口说他上任是为了增长股市。10月份美股再次暴跌后,从几个重要指标来看,今年股市的增长数被完全卷走,实际上是负增长。原来股市上涨有很多异常成分,很多美国经济学家都在讨论这么高的股价是否存在泡沫。从现在开始,至少有相当严重的泡沫成分。

美国政府现在采取什么政策?上个月,我们与美国的许多研究机构和政府机构进行了讨论。简单来说,美国继续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减税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与此同时,特朗普也想建设基础设施,但他不寻求中国,资金来源也不清楚。QE的货币政策自2013年以来一直被取消,并且一直持续到现在。退出过程非常稳健谨慎,退出方向非常稳定。往东走,总会慢慢往东走,而不是暂时往东走,然后往西走,会给大家造成混乱。我们应该充分研究这一方面,在实施自己的货币政策时,应该充分吸收美国和其他国家在实施货币政策和退出政策方面的经验教训。在这里顺便指出,我们目前的货币政策目标在我看来太多了,工具不够用。我们有一个很基本的经济学原理,需要尽可能多的工具去解决尽可能多的目标,但是仅仅一两个工具是解决不了七八个目标的。所以在政策执行过程中,会有不断的摇摆不定,一会防止房地产泡沫,一会促进经济发展。准备金率会有升有降,会有很多的动摇,不利于宏观调控。

政治局的决议写得很好,希望能很好的执行。


以上就是余永定:美国的经济增长情况没有川普吹嘘的那么好信达资产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韵巧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