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与指数幂的运算」教育研究专家沈祖云访谈:如何选择耀眼的创新型学校?关键是课程没有变

股票资讯

原标题:教育研究专家沈祖云访谈:如何选择耀眼的创新型学校?关键是课程没有变

随着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认识到教育改革的紧迫性,创新的学校和创新的教育模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对于教育者来说,要分清真正有利于孩子学习效果的教学模式;对于家长来说,需要知道学校教育是否真正符合时代的变化,因为两者都关系到孩子离开校园后未来的生活发展。中国学校教育战略咨询专家沈祖云老师认为,真正的创新型学校应该是课程创新、符合教学规律、重视师生关系的学校。

支持外滩君主,请进入微信官方账号主页“星标”我们,然后“不要掉链接”。

文、周、杨编著《露娜》

今天,各种创新学校和创新教育模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令人眼花缭乱。

目前,从正式的角度来看,可能有一些主要类别:例如,在校学生人数少的“小型和微型学校”,介绍学习方法和课程的私立创新学校,如PBL和STEM,以及从内部结构进行系统变革的公立学校。还有混合学习学校,在疫情期间使用大量在线课程资源...

面对如此复杂的学校模式,家长可能会困惑:如何选择?什么样的学校才是真正的创新型学校?当然还有一个更本质的问题:教育是否需要创新才能让孩子迎接未来的挑战?

请中国学校教育战略咨询专家沈祖云先生来回答这些问题比较合适。

沈祖禹在中国教育创新年会上分享

作为一名有着26年实践经验的教育研究者,她为上海市93所新建优质学校、北京十一中、青岛中学等制定了战略发展规划。,培训了100多名中小学校长,并参与了国家项目“面向未来的中国K12学习蓝图”。

自2019年以来,她连续搜索了100多名教育工作者,实地走访了国内外100多所不同类型的中小学和20多所世界知名大学,并将自己对教育趋势的一线研究经验和判断编入每年在“Get”平台上发布的《全球教育报告》(Global Education Report)。

想了解沈祖云先生的《全球教育报告》

您可以登录获取应用程序

在沈祖云走访的中小学中,创新学校的校样有很多种,但在她看来,创新学校和创新教育的区别其实很简单。

“判断一所学校是否是创新型学校,要看它的课程设置有没有变化。如果课程结构没有改变,再怎么翻形式,也只能是一种跃跃欲试。”

此外,善于从底层逻辑思考教育本质的沈祖云,通过一线考察和调查,对教育的现状和未来走向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知识经济时代,专业分工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世界不再按领域划分,而是按挑战组织。因此,当今世界各地的学校教育都在不断突破和创新,培养学生解决问题和应对未知世界的能力。"

在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沈祖云先生谈到了教育创新的必要性、创新型学校的本质特征以及家长的教育选择。

神祖云

教育为什么要创新?

教育的基本逻辑已经改变

从2019年开始,沈祖云在她负责的《全球教育报告》中提出了“教育七灯”模式,作为观察教育发展方向的基本框架。

有哪些「教育七灯」?事实上,观察教育发展程度是七个核心要素,即组织、空间、教育者、学习内容、学习方法、教育目标和评价体系。这七盏灯可以用来观察一个时代或者某个学校的教育是否能够满足时代转型带来的需求和挑战。

回到文章开头的困惑:“教育必须创新,才能让孩子应对未来的挑战?”

沈祖云希望教育工作者和家长能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今天的大多数学校仍在使用工业时代的传统教育模式。我们生活的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教育的‘七光’却几乎没有变化,这是教育造成焦虑的根本原因。”

理想状态下的七灯教育基板

沈祖云展示了教育七灯的模型图。从顶灯开始,目前的全球教育目标发生了变化。从传统的流水线知识和技能转移,到基于每个个体成长经历的核心素养培养。

但是,要真正实现这一教育目标,就必须探索如何改变教育者的观念和行为,如何重构学习内容和学习方法,如何提供学习空间以满足个人需求,如何使隐藏在冰山下的组织系统掀起新的文化生态。当然要调整评价体系,让变化保持在目标轨道上。

这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改变之路。

时至今日,时代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9年11月,教育部发布了2020年9个新专业。还有氢能技术应用、人工智能技术服务、跨境电子商务、科研旅行管理与服务、冰雪设施运维管理等。很难想象,五年前需求旺盛的这些专业几乎没有这样的需求。

沈祖云也做了深入的统计。从2015年到2019年,短短四年时间,中国实际取消了924个专业,新增近8000个专业。这意味着如果你是大学生,你很可能刚毕业就失去专业。

对于绝大多数学生来说,更迫切的焦虑是,他们从小到大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可能根本无法应付现实的社会需求;职场急需的能力和素养,学校是不教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位?

因为今天这个越来越不确定的时代,对教育的需求发生了变化。它急需什么样的人才?是一个能够面对时代不确定性,具有较强适应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的终身学习者。

对此,沈祖云有过这样的判断:“世界不是按领域划分的,而是围绕挑战组织起来的”。这个特点在今天越来越明显。

因此,“教育七灯”也必须围绕这个核心目标进行变革。

例如,教育者必须成为终身学习者。他们不仅传承了人类已有的知识和经验,还为未来培养了能力和素养;学校的组织结构应该让每个孩子都得到充分的关注;学习方法应激发学生的主动性;评价方法也应多样化,转向学习者综合能力的评价

沈祖云感觉时代的车轮在飞速前进。在今天的时代,如果我们还在用传统工业时代的“教育七灯”,不去思考变革,那么一代又一代的学生只能在黑暗中“捉盲”,教育带来的焦虑和撕裂不会结束。

只是课程变了

才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为了让“教育的七盏灯”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许多国家已经开始采取行动。

今天,世界各地涌现出了大量的创新学校,它们已经成为教育改革的先驱。同样,中国的小微学校越来越多,具有创新特色的私立和公立学校越来越多,新学校采用“线上+线下”模式。

“正所谓不破。各种创新教育探索都在试图踩刹车,把我们的教育方向从原来的产业模式轨道上改变过来,非常值得鼓励。”

但是,沈祖云也看到了一些误解。

比如,只有形式上的创新没有逃脱应试教育的本质。在一些学校,尽管引进了STEAM、PBL等课程和教学方法,但活动时间比较繁忙,而更多的课堂教学已经走上了传统教学的轨道,学校教育中的二皮现象相当严重。

在这样的学校里,除了学习环境和课堂活动的“转招”之外,教育的核心内容并没有改变。

那么,创新教育的核心内容是什么呢?家长择校需要注意哪些方面?沈祖云给出了一些判断依据。

首先,只有换了课程的学校才是真正的创新型学校;

在沈祖云眼里,无论什么样的创新教育,最重要的是课程设置有没有改变。当然,课程改革不是增加几门茶艺课程和STEAM课程,而是改变整个课程结构。

以北京亦庄实验小学为例。这是一所完全由北京十一中管理的公立小学。

学校倡导普通教师课堂教学理念,实现跨学科课程整合,全面重构小学课程。

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传统的语文、数学、外语教学已经完全废除,教师正在完成从教到学的转变,主题式和任务式学习贯穿始终。

为什么要这样设置?因为在小学阶段,一个孩子最迫切的需求就是探索自己内心的可能性。然而,传统的不同学科的一维学习和被动的知识转移只是束缚了孩子探索的欲望和动机。这也是目前联系年轻人的过程中,家庭愿意花费精力和金钱进行全方位经营的原因。

到了初中阶段,一个孩子的探索领域开始慢慢聚焦,他擅长的东西开始出现。到了这个阶段,他开始按照学习领域进行划分,出现了一些学科群。比如沟通表达能力对应的语言、英语、设计、艺术学科群包括;数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技术学科群对应的数学应用和逻辑能力。

到了高中,随着学生的进一步学习,学生的学科偏好和生活兴趣开始形成。此时,单一学科教学与跨学科学习任务相结合,非常适合这个年龄段的学生。

沈祖云说,这样的课程体系重构,是基于一个孩子的认知和成长规律。只有真正对课程进行改革和重构,才能彻底颠覆教育观念。

“学校是走向社会之前的‘社会’。因此,学校课程必须为学生提供足够的探索、试错、失败和成功的经验,使他们能够平静地走向社会,解决现实世界中的问题。”

其次,要警惕那些违反教育规律的学校;

时至今日,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即创始人创办的学校有明显的个人偏好,他们把个人偏好作为办学标准或人才培养目标;

还有一类办学者,因为对现实教育强烈不满,有强烈的“脱离传统教育”之心,往往把传统学校完全当成“对立面”,从而建立自己的办学标准和教育方法。

沈祖云认为,这两种办学心态存在很大问题。“办学最重要的是客观、求真、回归教育本质的心态。办学者的个人喜好和经验,应该让位于教育本身的规律。”

她甚至认为根本就没有“创新学校”,面对未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原来的样子。教育一旦回归本质,释放人的潜能,就是一所走在正道上的好学校。

埃隆马斯克创办的Ad Astra School就是这样一所创始人个人风格浓厚的学校,他的五个孩子都在这所学校上课。已知Ad Astra学校只专注于数学、理科、工科、伦理学教育,几乎不教语言课程,也不教音乐、体育。

阿德阿斯特拉学校

因为马斯克认为,随着未来人工智能和实时翻译的发展,语言技能会越来越边缘化;音乐欣赏和体育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解决,不需要在学校学习。

沈祖云承认Ad Astra是典型的办学误区,完全基于“科技狂人”的个人偏好,但却违反了很多最简单的教育规律。

“也许有些孩子确实适合这种学习方式,但一定不是大多数孩子;你可以选择这个学校来增加孩子的学习体验,但不要以此为榜样或标杆来效仿。学校教育始终是国家需求、社会需求和个人成长需求的和谐统一,缺一不可。”沈祖云说。

所以,家长在选择学校时,面对这种个人风格强烈,但不一定遵循基本教育规律或不一定适合孩子的学校,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另外,要注意一个学校的师生关系;

沈祖云赞同这样一种说法:教育学首先是关系科学。如果一个学校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构建好,那么教育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良好的师生关系对孩子的成长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研究表明,如果一个孩子能在学校里和至少一个成年人建立良好的关系,这个孩子就更有可能成功。

沈祖云认为,没有重要的关系,就不可能有意义的学习。了解我们的学生,帮助他们相互理解,有助于建立师生和学生之间的重要关系,从而最大限度地提高学生的学习体验。

所以,与其关注一个学校的硬件设施,高水平的教学活动,闪闪发光的教师资质,还不如看看一个学校在建设什么样的师生关系。

在这里,孩子能否真正与老师建立起亲密互信的关系;是否有一群真正爱孩子,总能给孩子包容和鼓励的老师;以及学校是否设计了一套有利于建立良好师生关系的评价体系。

阻碍教育创新的常见“误区”

沈祖云观察到,教育工作者和家长对教育的创新和突破都有根深蒂固的误解。

如果不消除这些误解,许多学校的教育改革根本不会迈出第一步。

误区一:搞教育创新是以丢分为代价的;

虽然很多人知道我们需要一种全新的教育模式来取代工业时代的教育,但大多数学校仍然选择“墨守成规”,很多家长也选择“视而不见”。

因为在他们心里,搞教育改革创新意味着分数和成绩可能会丢失,风险太大。但是是真的吗?

不可否认,有一些学校热衷于素质教育,但在考试中表现不佳。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创新教育和考试成绩之间存在相反的关系。

沈祖云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些学校没有处理好“学什么”、“怎么学”、“学哪里”的和谐统一。也就是说,三灯区的学习风格、学习内容和学习空间是分开的,没有高度的关联。

不为不同的学习内容匹配合适的学习方法,自然不可能设计出哪个空间更有利于这样的学习。

“我们许多学校的课程改革是什么?有的改变了内容,比如分层次教学,增加一些老师擅长的课程‘教学’;有的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比如内容不变,在教‘长方体’,却要求孩子处处量。很明显,标准答案有很多,但都要假装让孩子再实验一次。”

在沈祖云看来,学什么决定怎么学,在哪里学,这样收益最高。这三者是完全分不开的。

另外还有评价方法。

沈祖禹认为,积累知识和技能纯粹是必要的,所以高效的教学方法显然是教学和实践。一个学校不能因为要搞创新教育而排斥这些传统的学习方式;小组讨论、活动探究、自学要对应更深层次的能力训练。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学习什么样的学习方法,同时需要确定在哪里学习更有效,使用什么样的评价方法,比如既有过程评价又有表现评价,还有传统的纸笔测试和口试。

误区二:资源薄弱的学校无法进行创新改革;

资源薄弱的学校进行创新教育改革难吗?好像是这样。

但沈祖禹发现,如今90%以上的学校都在抱怨资源不足;其他5%的学校已经接受了条件资源的短缺,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了创新。

她曾经参观过北京市怀柔区燕山南麓的一所九渡河小学。这是一所山地学校,附近87%的土地都是山。面临硬件不足、师资短缺等一系列困难,挑战重重。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山村学校怎么能给孩子提供各种选修课呢?

结果学校“取土特产”,吸引附近80多名有特长的村民成为学校兼职教官。他们有的教种花种草养兔子,有的教做菜磨豆腐,有的教木工和美术剪纸。

九渡河小学豆腐坊

在此基础上,学校提炼小学生需要培养的核心素质和能力,形成具体的学习目标,开发一系列有特色的课程,点燃孩子的学习热情。

比如豆腐课,学生的学习任务就是解决真正的问题——帮村民卖豆腐。

为此,孩子要学科学,懂得磨豆腐的原理;学数学,给自己磨的豆腐合理定价;学中文,给豆腐写广告语。

这些还不够。孩子要做渠道调研,和附近的餐厅、农家院协商,签合同。

学生恢复豆腐课程

就这样,这所学校只用了半年时间,就成为了山村生态链的“链主”,而不是孤岛。更重要的是,年底,地区教研人员对自己的学术水平进行了考核。按照国家课程标准,这个小学的孩子达到了同样的知识和能力水平。

沈祖云还介绍了以色列的情况。在这样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以色列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创新国家,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理念,那就是“限制刺激创新”。限制越多,资源越缺乏,就越能激发创新的想象力。

九渡河小学是一所山村小学,在有限的条件下探索出了新的可能性,拓展了学校的边界,激发了孩子的学习动力。

误区三:高考指挥棒是教育创新的最大约束;

还有很多人把“教育不能创新”的原因简单归结为评价体系——因为高考的指挥棒没有变,教育也不能变。

事实上,近几年来,NMET一直在努力向考察能力和素养的方向转变。

比如高考语文基于问题解决的题型越来越多,要求学生有广泛的阅读和广阔的视野,而不是简单的分析单词和短语。

沈祖云预测,未来高考将呈现这样一种趋势:更大比例的内容不是靠学生简单的记忆和毛笔训练就能完成的,而是靠学生平时的阅读储备、深刻理解、跨学科学习、生活化体验等等。

高考的形式虽然只是一张试卷,但考试内容是在变化的。如果还坚持“高考指挥棒不变,教育不变”的逻辑链条,可能很快就会进入治头疼治疼的被动状态。

最后,沈祖云借用了《什么是最好的教育》一书作者肯·罗宾逊(Ken Robinson)的一句话:“我们教育体系中的成功人士并不是因为这种文化而成功,而是通常在成功之前克服了这种文化”。

在今天的教育中,我们必须突破传统教育中不适合未来的部分,展示人类的特点,以帮助儿童取得真正的成功。

关注外滩教育,回归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指数与指数幂的运算教育研究专家沈祖云访谈:如何选择耀眼的创新型学校?关键是课程没有变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韵巧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