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名英国优步司机赢得“员工权益”,并在中国探索“新业务就业”政策试点 南方盛元基金净值

股票资讯

原标题:25名英国优步司机获得“员工权利”,探索中国“新业务就业”政策试点

【在国内,外卖和打车服务是一个比较大的市场,滴滴司机和外卖工人的劳动关系以及平台这几年也备受关注。然而,与优步与海外市场工人的直接雇佣关系不同,中国大多数出租车和外卖平台与第三方外包服务平台建立合同关系,但不直接与劳动从业者建立合同关系。]

欧洲正在成为全球“零工经济”中员工的主战场。近日,优步在英国提起的长达四年的诉讼获得和解,25名提起诉讼的优步司机被发现享有“员工权利”。

这一结果已经成为全球“零工经济”的一个里程碑式的审判,并将为其他国家处理类似的劳动争议开创先例。

雇佣关系的模糊区域第一次变得清晰

英国最高法院上周末做出裁决,裁定优步司机有权享有最低工资等“员工权利”。早在2016年,该诉讼由25名优步司机发起,他们要求获得带薪休假、休息时间等劳动权利,赢得了当时伦敦法院的支持,随后优步提出上诉。英国最高法院的最新裁决驳回了优步的上诉。

直到现在,优步司机仍然被视为个体户或独立承包商,这意味着他们只能依法获得最低限度的保护。英国法官乔治·乔治·莱尤斯说:“这项立法旨在为弱势群体提供一些保护,他们在工资和工作条件上几乎没有发言权。”

优步对法院的判决表示尊重,但强调判决只适用于少数卷入诉讼的司机,并不适用于目前在英国的全部6万名司机。然而,英国判决的结果仍然被认为有望改变数百万为世界“零工经济”做出贡献的工人的地位。

“零工经济的劳资关系以前一直不清楚。如果这次能把标准搞清楚,那么以后还会出现类似的劳动诉讼纠纷,会有案例参考,法律程序会更快更简单。”上海纽马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零工经济”是网络经济时代的产物,但它也面临着许多模糊的法律领域。工会认为,企业在不提供劳动保障合规性的情况下利用这些“零工”是剥削性的,但企业表示,许多人自愿从事“零工”,享受这种灵活性。

事实上,在英国的最新判决之前,加州发布的一份选民提案已经对优步和其他出租车和外卖巨头构成了巨大挑战。去年11月,一位加州选民的提案明确指出,外卖平台的送货员和出租车平台的司机应该是独立的承包商,而不是雇员。

这也意味着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共享型经济巨头优步未来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盈利,可能还得提高消费者支付的服务价格。

目前,优步按照完成订单的数量支付司机,而根据最新的法院判决,司机的工作时间从打开应用软件准备接单时开始。

目前,西班牙、意大利、荷兰、法国、比利时等国的法院也做出了在“非全日制经济”中增加雇员就业权的裁决。欧盟委员会也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关于“零工经济”的立法提案,为解决劳动争议提供一个模板。

优步每年至少花费数千万美元来解决与司机的纠纷。2019年3月,优步支付2000万美元在美国解决一场劳资纠纷。当时美国司机鼓吹“员工权利”,要求最低工资保障。

优步最新的2020年年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2020年全年亏损达到67.7亿美元,2019年公司亏损达到惊人的85.1亿美元。优步提供外卖服务和出租车服务。去年疫情期间,出租车服务受到严重冲击,但外卖服务增长迅速。目前优步Eats的增速已经超过了优步出租车服务。

滴滴美团的大部分“零工”和平台都没有劳动关系

在中国,外卖和出租车服务是一个更大的市场,滴滴司机和外卖工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以及平台近年来也受到了很多关注。然而,与优步与海外市场工人的直接雇佣关系不同,中国大多数出租车和外卖平台与第三方外包服务平台建立合同关系,但不直接与劳动从业者建立合同关系。

“根据我们的统计,美团在全国约有1500家外包服务提供商。他们将任务外包给服务提供商,服务提供商与外卖签订劳动合同。美团等平台只与第三方建立法律关系。”国内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劳达集团创始人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魏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说,通常有三种情况,第三方支付社会保障外卖。一种是支付给一些所谓的“社保洼地”,比如一些社保支付成本较低的园区;二是单独缴纳工伤保险,参照非全日制劳动关系标准,类似小时工;第三种是完全不付费,类似于Uber,把送货员当成个体承包人,而不是劳动关系。

此外,滴滴司机的部分劳动合同是与滴滴公司签订的,但大部分也是与第三方外包平台签订的。“滴滴自己的部分不完全符合劳动法,主要看司机的需求和合作属性。”魏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如果社保全额缴纳,共享平台的成本肯定会大幅上升。”

第一财经记者从业内了解到,滴滴去年向政府相关部门解释,滴滴平台的司机属于“灵活就业”,而国内大型出租车平台的司机和平台,包括首汽轿车,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不是平台的员工。“司机会在租赁公司或其他第三方找到社保,这取决于司机的选择。”第一汽车公司的一位高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他还表示,关键问题在于,很多司机经常从多个平台接单,以实现利润最大化。“这样一来,单一平台对司机来说就没有社保基础了。”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如果司机只服务一个平台,那么就构成了事实上的独家劳务合作,理论上应该签订劳动合同。”

魏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根据现行政策,外卖和出租车平台之间的雇佣关系被称为“新就业”,而不是正式的劳动关系。"所以现在劳动争议案件很多,政策水平有待提高."他说。

各地已开始进行试点探索。比如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广东省财政厅出台的《广东省灵活就业人员服务管理办法(试行)》,首次在养老保险和工伤保险的社会保障方面取得突破;天津市市场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全国第一批灵活就业人员地方标准,还发布了《共享经济平台灵活就业人员互联网管理与服务指南》,规定了灵活就业人员管理与服务的基本要求、服务、管理与服务机构的管理要求和监督管理内容。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25名英国优步司机赢得“员工权益”,并在中国探索“新业务就业”政策试点南方盛元基金净值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韵巧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