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银行贷款余额表记录为零,不足以确定贷款已经偿还 qfii是什么意思

股票资讯

作者:褚明峰刘郑雷孟源/图片-1/

编者按:银行单方制作的《贷款余额表》(内部或上下级统计使用)显示贷款余额为零。借款人或担保人能否用此类声明证明借款人或担保人已偿还贷款?实践中不一定。请继续阅读引用案例和分析。

案例总结:1。2016年8月22日,万世发公司与农业发展银行签订《流动资金贷款合同》,约定贷款金额1723万元,贷款期限12个月,并约定利息。同日,宛宛与农业发展银行签订《担保合同》,为上述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农发行根据合同向万世发公司发放贷款,但到期债务人未能足额偿还贷款。农业发展银行起诉借款人的担保人。

3.2019年1月23日,在一审期间,农业发展银行就上述债权与市投资公司签订了《授信转让协议》。2019年1月25日,市投资公司向农业发展银行划转人民币16,711,106.30元,农业发展银行以该笔债权转款结清上述贷款账户。

4.一审法院判决支持农业发展银行关于借款人和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的还款申请。二审法院以万世发公司2019年2月1日提交的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贷款余额表显示万世发公司截至2019年1月31日的贷款余额为零为由,认定本案涉及的债务已经偿还,驳回了农业发展银行的申请。

5.在第二阶段和再审阶段,城投公司向法院表示,同意农发行继续负责本案诉讼。

争议焦点:仅仅因为银行的贷款余额余额对账单为零就可以认定债务人已经还清贷款本息吗?

法院认为,二审中万世发公司提交的《中国农业发展银行2019年2月1日贷款余额表》显示,截至2019年1月31日,万世发公司的贷款余额为零。但该声明并非还款凭证,不足以确认万世发公司已清偿本案涉及的债务。2019年6月13日,农业发展银行提交《江西万世发粮油有限公司情况说明》,说明万世发公司贷款回收情况,即2019年1月,农业发展银行将其万世发公司债权转让给市投资公司,市投资公司向农业发展银行支付16,711,106.30元。这种情况说明有农发行提交的《债权转让协议》、《付款收据》等证明,在万世发公司再审中,也主张本案涉及的贷款债权已经转移给城投公司,故这种情况所述事实应予确认。所以农发行收取市投公司缴纳的债权转让款,债权转让不是债务消灭的原因,不影响公司的债务负担。

万世发公司未主张或委托他人清偿欠农发行或城投公司的债务,故万世发公司未清偿本案一审判决确认的债务。二审判决认定,万世发公司清偿了一审一、二审判决确认的债务,证据不足,属于事实错误,应予纠正。万发公司和宛宛公司应履行一审判决确定的义务。

案例索引:(2020)13号,最高法。

实践分析:在实践中,金融机构处理不良贷款的方式有多种,如委托收款、不良资产出售、资产重组、资产证券化等。在上述间接收款的其他处理方式的操作中,银行贷款记录表对应的每笔不良贷款的状态记录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这是由各种原因造成的,其中大部分是操作不规范造成的。就像这种情况下类似银行部门之间或上下级部门之间使用的贷款余额表,虽然显示贷款余额为零,但银行账户处理的贷款金额是出售不良资产的收益,而不是债务人或担保人的还款。金融机构在声明中没有对这一事实做出明确的评论。笔者不评价银行会计处理的合规性,但在司法过程中,银行与债务人之间的债权债务不应仅通过此类文件确定消灭。笔者认为,该证据的存在充其量只能达到转移举证责任的效果,银行对此应做出合理的解释,否则应承担未能提供证据的法律后果。本案中,借款人和保证人都约定了银行债权转让的请求权,都没有提出独立还款的请求权,所以债权债务没有灭失是不争的事实。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2020)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第375号案中,该案由作者的代理人胜诉。最高法院的判决指出...,某农村商业银行提交的证据,“不正确的账户调整凭证”和“贷款账户明细”说明某农村商业银行已经对账户进行了更正和调整,收回了涉案贷款,征信报告是间接证据,不能单独证明贷款已经偿还。”。虽然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应坚持“不能仅凭表面事实判断是非,而要找出并尊重核心事实”的司法原则,但笔者应提醒金融机构,内部对账、信用登记等信息应客观、如实记录,以避免不必要的诉讼风险。


以上就是最高法院:银行贷款余额表记录为零,不足以确定贷款已经偿还qfii是什么意思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韵巧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