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信风险」连续三变,核心指标下跌近30%,安全性下降体现长寿

股票资讯

3年连续3次变化,核心指标下降近30%25,平安的下滑折射出寿险业的困境

惠护天下

周一,陆敏退休、平安健康杨政接手平安人寿的消息传出,迅速引爆了行业。虽然对于很多关注寿险市场的人来说,陆敏的离去早已是一个征兆,但一旦发生,还是挺让人难过的。

这已经是中国平安寿险业务(报价601318,诊断股)三年来第三次大换血。作为平安绝对的核心业务板块,作为中国寿险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平安人寿一直被视为行业的明星之一,但如今,这颗明星却越来越黯淡。

01

焦虑,看得见的焦虑

近年来,平安人寿业务板块的焦虑是肉眼可见的,也是最典型的焦虑之一。表现。这是频繁的人员调整。从2018年开始,几乎每年年末都会发生一次重大的人事变动,成为当年的行业大事件之一。

2018年底,平安人寿首先调整了公司自己的管理层。原总经理于红兼任总经理兼CEO,全面负责平安人寿的日常工作。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兼CEO丁新民卸任CEO,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仅负责公司党建工作和品牌推广工作。

到2019年底,这种焦虑已经蔓延到集团层面,集团的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发生了变化。2019年11月22日,中国平安宣布,李元祥因个人工作安排,将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联席CEO、常务副总经理、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职务,同时任命陆敏为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执行官,分管保险业务和个人综合金融业务。

当时,平安还在内部成立了寿险改革领导小组,由马明哲任组长;除了陆敏,副组长还包括集团首席财务官姚波和集团计划部。傅鑫经理、人寿保险总裁兼总经理于红等。

因此,陆敏只留了一年的保险执行长。2020年12月,平安宣布退休。同时,平安健康董事长杨政出任平安人寿董事长兼CEO,于红留任总经理兼联席CEO,原董事长丁新民担任监事会主席。

对于任何公司而言,频繁的人员变动都是禁忌。如果你必须改变,通常是因为不得不改变。

从平安人寿近年的表现来看,其实从2018年开始,其部分核心业务指标的增速就开始出现明显下滑,甚至出现负增长。进入2020年,疫情将叠加。这种情况的影响变得越来越"丑陋"。

对于顶级人寿保险公司,新的保费和新的业务价值反映了其实际的总生产能力和未来的盈利能力。根据中国平安披露的相关数据,新业务保费收入总额早在2018年,新业务价值的同比增长率实际上就出现了大幅下降。其中,新业务保费收入总额一直呈负数。连续两年增长,2020年新业务价值也出现负增长,负增长幅度惊人27.14%2525。

保险渠道是绝对的核心渠道,是的公司价值的主要来源,但从过去四年的数据可以看出,人身险渠道不畅,恰恰是整个公司不景气的最重要原因。

数据显示,2018年底平安人寿代理规模达到141.74万人后,开始下滑。2019年末仅剩116.9万,同比下降17.7%2525。2020年的前三个季度将会更多。仅104.84万人,同比下降-10.2%2525。

人手的下降并不伴随着增加在生产能力方面。数据显示,2018年,其人均规模保费首年负增长7.2%25。到2019年有所回升,同比增长3.4%25。到2020年上半年末,增长了5.3%25。同比下降。

02

组织架构,开辟新渠道,完善代理渠道,平安的尝试与失败

面对2018年以来业绩低迷的问题,平安管理层显然也很早就看到了这个问题。在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马明哲提到,从2018年开始,他发现寿险市场开始发生很大的变化。原始的传统模式已逐渐适应新的环境市场和需求变化。适应情况。也是从那时起,平安开始尝试调整组织架构,开辟新渠道,新引流方式,修改基本法以改善这种状况。

无需重复进行产品,服务,技术等方面的尝试,但是从组织结构和渠道发展的角度来看,很明显,平安的努力还不够公平。

多次调整组织架构

2016年,中国平安调整了组织架构,将四大区域业务单元按一二级市场和业务条线划分管理结构,即"五个业务部门/部门(一元,二元,银行保险,新渠道,互联网)%2B五个共享中心(产品支持,技术支持,投资管理,服务支持,公共资源)。

2019年,我们将再次改革,设立5个销售区域和5个后台管理部门,实行区域竞争机制,数据管理为辅。

到2020年9月,为落实改革,又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总部重组为"3%252B1"组织体系,即渠道事业群、产品中心、运营中心、公共资源中心.其中,渠道事业群主要是构建端到端的运营赋能体系,全面武装代理商,不断提升产能;产品中心专注于客户需求的挖掘和市场洞察;运营中心以丰富客户体验和优质运营服务为核心目标;共同资源中心,目标是进一步实现高效的资源协同和功能支撑。

探索新渠道,努力触达用户

针对客户群体结构变化,平安在互联网渠道的拓展上也做了很多尝试,但由于庞大的传统代理渠道仍是主流,平安在这方面的改革难免会落得下风。

2017年,《中国平安》一个账户"悄悄推出了一些其他公司的保险产品。代理团队内部一片哗然,相关产品不得不迅速下架,并采取措施平息民愤。

2019年9月,中国人寿(报价601628,诊断股票)和中国平安中国拟成立互联网寿险公司的消息一时火爆,试图另辟蹊径。中国平安甚至为此而招揽。人才很多,但互联网人寿保险公司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互联网人寿保险公司在获得牌照时的监管态度,这本身就具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直到现在,没有人再提到"互联网人寿保险公司"。近日,平安人寿副董事长毛伟标辞职加盟京东,成为互联网寿险公司彻底流产的标志性事件。

完善代理渠道

增加销售人员收入一直是平安人寿改革的关键。可以看出,近年来,它也围绕这一点开展了一系列举措。探索。

改革基本法

2020年8月,在中期成果发布会上,陆敏曾介绍,平安人寿改革有15个项目,基本法改革是其中之一。他们。

从内容上看,本次《基本法》改革主要包括三个方面——机构分类、代理人分层、未来增加长期投资。

在组织的分类上,根据具体情况和阶段主要任务的较大差异,将组织分为能力型、平衡型和人力型。产能的增加、产能与人力的平衡、人力规模的增加分别是主要任务。

在代理方面,对不同的代理给予不同的政策。对于新人,增加津贴补贴时间,让新人有更多的学习和成长,实现"员工素质提升";对于高绩效代理商,加强激励以促进卓越;对于主管,加强销售部门。公司的运营和管理应根据三好销售部门的不同要求进行分类。同时,增加对未来的长期投资,包括管理、护理和治疗。

在管理方面,随着激励政策的加强,长期指标占比有所提高,注重长期效果;对于即将退休的事业部管理人员,在解决养老金问题并符合一定条件的情况下,其子女可以接手事业部的管理工作,合理安排继承。

数字化武装代理人

数字化武装代理人是平安人寿代理人队伍改革的另一个关键。2020年突然爆发的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

平安积极推进线上培训、早晚会、创意研讨会,同时进一步加强保险销售服务全流程的线上化。

同时,平安创建了一系列应用程序工具,包括智能访问助手,智能保险,AskBob等,以帮助代理商提高在线运营效率。

都是业内首家开展带货直播,陆敏亲自带头。

网红经济盛行,平安人寿也推出"平安明星计划偶像培育季"旨在帮助代理商打造个人IP,成长为"网红"。

03

平安的焦虑是行业群体焦虑的一个缩影

经过不断的调整和尝试,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平安生活的表现但仍然没有改善。

"马明哲老了吗?"

可以看出,他在2020年中期报告的讲话中明确表示,他感受到了市场环境的巨大变化.还有平安的问题:

第一是团队,销售团队素质参差不齐,基础管理和培训效果有待提高;

第二是产品,需要不断完善"产品%252B服务"体系,利用"产品%252B技术"全面赋能销售和运营;

第三是管理,需要提高远见长期规划和精耕细作的耐力;

第四是文化,要牢记初心,时刻保持质量、勇攀高峰、危机意识、拥抱文化科学和技术。

是不是平安人寿开始沾沾自喜的职业经理人?可见,至少在很多尝试中,平安依然走在行业前列,依然是敢于尝试、敢于犯错的人。

安全问题在哪里?业内人士开始从更广阔的角度寻找问题的答案:

有人说,这是以平安人寿为代表的传统保险业务模式的问题。金字塔结构下,一线代理商的"开拓"水平还很低,收入水平还很低,难以吸引大量人才。

有人说这是价值观问题。依靠信息不对称和熟人关系的传统销售模式,逐渐成长为80后、90后甚至00后的主流客户群。

有人说这是生产关系的问题——生产力问题,归根结底是生产关系造成的。

不管判断如何,业界的共识是,平安人寿的问题不仅仅是平安人寿的问题,而是当前整个传统生活所面临困境的最真实缩影之一保险业。.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上市寿险公司中,除中国人寿和新华保险(报价601336,诊断股)外,其余保险公司保费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波动新保费的下降。

除了平安人寿,其他公司的转型升级之旅也已经开始,但目前还没有令人信服的新模式出现了。

在不断的试错中,寻找答案,可能仍是中国寿险业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核心话题。


以上就是授信风险连续三变,核心指标下跌近30%,安全性下降体现长寿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韵巧股票网其他的资讯!